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频道 > 国内新闻 > 深度报道>正文

武汉刑满释放人员感染新冠肺炎离汉到京事件调查处理结果

时间:2020-02-27 10:28:36    来源:联合早报网    浏览次数:    我来说两句() 字号:TT

多方调查:武汉发热黄性女子回北京

中央政法委出手调查。2月26日,经中央政法委批准,司法部牵头,由分管副部长刘志强带队,会同中央政法委、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组成联合调查组,赴湖北就武汉女子监狱一名刑满释放人员感染新冠肺炎到京事件进行调查。

湖北省委书记应勇批示“武汉发热女子出城进北京事件”。据《湖北日报》2月26日报道,针对26日网传一名刑满释放新冠肺炎确诊人员离汉抵京的有关情况,湖北省委书记应勇同志作出批示:在疫情防控最吃劲的关键阶段,竟发生此类严重违反离汉离鄂通道管控的事件,绝不能允许。要迅速查清事实,依纪依法严肃处理,及时回应社会关切。此事还是否涉及其他违法违纪问题,也要彻查。不论涉及到谁,都要一查到底。离汉离鄂通道管控事关全国疫情防控大局,要坚持“全国一盘棋”,吸取教训,举一反三,切实把各项管控措施落到实处。湖北省已成立由省纪委监委牵头,省委政法委、省检察院、省公安厅、省司法厅组成的联合调查组,立即开展调查工作。

北京市成立调查组对事件'展开调查。2月27日,北京市举办第三十三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北京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监督组办公室主任肖飒表示,北京市纪委、市监委已于2月26日成立调查组。调查其如何进京、如何进社区,核查疫情防控全过程是否存在漏洞。调查工作已全面展开,有关情况及时公布。

湖北监狱回应“刑释离汉”问题:刑满人员会依法正常释放

针对封城期间,武汉及湖北各地监狱刑满人员的释放问题,湖北省监狱管理局工作人员2月26日下午表示,对刑满人员会依法正常释放。官方信息显示,2月以来,武汉已有数名外地刑满人员释放并且离汉。此前疫情较为集中的武汉女子监狱工作人员26日称,该监狱近期未释放犯人,目前犯人都处于留滞状态。

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公安局官微“称,2月11日,一名重刑罪犯刑满释放,被武汉监狱和蕲春警方接力送回家中。2月11日中午,在蓟春县八里湖农场黄黄高速出口,监狱部门将王某安全送达,双方在高速出口处完成交接。经现场检查,王某身体正常,八里湖派出所民警驱车将王某送回漕河家中,并安排王某在家隔离和再就业相关事宜。

长江日报报道也显示, 2月14日,武汉市洪山区人民法院兵分两路,奔赴汉川和大冶,将三名外地刑满释放人员安全送到家。2月13日晚9时许,洪山区法院收到区疫情防控指挥部的通行证明后,立即安排两台警车分两路护送三名人员回家。2月14日零时许,经过三个小时左右的车程,三名被释放人员分别被送到其户籍所在地的社区。

东北某市近日接收了一名湖北省洪山监狱的刑满释放人员,目前正在集中隔离观察。该监狱位于武汉市东湖新技术开发区。25日,洪山监狱工作人员表示,刑满人员是按照司法部、湖北省司法厅和武汉市司法局的相关规定进行释放的,“按照政策执行”。

湖北省监狱管理局辟谣:黄女士非网传国美创办人二妹

黄女士回京消息在网上引起关注后,有网友称这名黄女士系国美电器创办人黄光裕的二妹、家族二号人物黄燕虹,曾任国美集团监察中心总监等职。对此湖北省监狱管理局一名工作人员对此进行了否认。该工作人员明确否认,从武汉回京的黄女士不叫黄燕虹,也并非原国美电器高层管理人员。


刑释人员可否“跨省”安置?湖北已和外省沟通衔接安置

获得一份司法部门的内部通知,通知称,由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性肺炎形势严峻,湖北省就人员进出湖北进行了限制。近期,江苏、广东、湖北、北京、上海等地先后打电话,就刑释人员的衔接和安置情况进行沟通。对在湖北关押的刑释人员和其他省份关押的湖北籍刑释人员的释放安置问题,这份通知作出3项规定:其一,告知被释放人员当前疫情严峻形势,特别是湖北省限制人员流动的具体要求。其二,释放环节暂停实施必接必送措施,待疫情解除后再恢复执行。其三,就地释放,并征求被释放人员意见。愿意留在原监所地的,由原监所所在地过渡性安置帮教基地临时提供食宿帮助。对不愿留原监所地,要求投亲靠友的,原在湖北省关押的刑释人员按现“特殊时期湖北省内刑释人员安置帮教工作规定”做好临时安置防控,同时将有关情况通知其户籍地安置帮教办公室及其家属;其他省份关押的湖北籍刑释人员,尊重本人意见,同时将有关情况通知户籍地安置帮教办公室及家属。

武汉女子监狱H女士突破“封城”回京!将面临何种法律惩处?

【要点一:H女士将可能依法承担民事责任】

《传染病防治法》第41条规定,对已经发生甲类传染病病例的场所或者该场所内的特定区域的人员,所在地的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可以实施隔离措施,并同时向上一级人民政府报告。据此,若涉案监狱此前已经出现过确诊病例,其依法应当被采取隔离措施,H女士对此情况也应当是知情的。《传染病防治法》第77条规定,单位和个人违反本法规定,导致传染病传播、流行,给他人人身、财产造成损害的,应当依法承担民事责任。也就是说,H女士的上述“突破封城”行为首先使自己面临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的巨大风险,这点是毋庸置疑的。

【要点二:H女士还将面临行政责任甚至刑事责任的追究】

国务院《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第51条规定,在突发事件应急处理工作中,有关单位和个人未依照本条例的规定履行报告职责,隐瞒、缓报或者谎报,阻碍突发事件应急处理工作人员执行职务,拒绝国务院卫生行政主管部门或者其他有关部门指定的专业技术机构进入突发事件现场,或者不配合调查、采样、技术分析和检验的,对有关责任人员依法给予行政处分或者纪律处分;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构成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由公安机关依法予以处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本案中,H女士及其家人是否存在故意隐瞒其间断性发热等症状从而离开武汉的情节,仍需等待调查的结果。

《刑法》第330条规定,违反传染病防治法的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引起甲类传染病传播或者有传播严重危险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后果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四)拒绝执行卫生防疫机构依照传染病防治法提出的预防、控制措施的。

单位犯前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甲类传染病的范围,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和国务院有关规定确定。

本案中,H女士在明知自己已出现间断性发热等新冠肺炎病毒感染疑似症状,且武汉市已有严格的“封城”管控应急措施的情况下,仍选择由其家人驾车离开武汉返回北京,其行为从主观上属于故意,客观上造成了“有传播严重危险”的危险状态,可能涉嫌触犯上述法条所规定的“妨害传染病防治罪”。

此外,我们还不应忘记《刑法》中一个重要的“口袋罪”——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根据其第114条的规定,尚未造成严重后果的,即可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只要经依法侦查、审判认定H女士的行为制造了足以危害不特定多数人生命健康安全的危险状态,H女士就可能触犯这一罪名,面临极为严重的刑罚惩处。

需要注意的是,本案中驾车带H女士离开武汉返京的家属若明知H女士已经出现间断性发热症状,或者故意隐瞒事实、编造虚假情况而从武汉市驾车驶离,其同样将会面临法律的严厉制裁。

最后想提示大家的是,此前针对违反《传染病防治法》《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等传染病防治法律法规追责的条文尚存在很多不健全、不完善之处。有些罪名、条件能否准确适用于具体个案需要具体案情具体分析,不宜在案件事实尚未明朗前擅加推测。H女士究竟是否有罪,所犯何罪,程度如何,都有待有关部门的深入调查。但广大公众切勿因此而对地方政府所采取的应急措施、决定、命令不当回事,甚至为一己私利而无视社会公共利益甚至是他人的生命健康安全。否则,相关行为人及在案件链条上涉嫌失职的人员、单位必将为其行为付出承重的代价。

武汉发热女子出城回北京事件回放

2月27日,东城区新怡家园社区居委会发布提示,称2月24日,新怡家园小区7号楼3单元出现一名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非北京市确诊病例)。H女士于2月22日从武汉来京,入住7号楼3单元。因H女士18日在武汉曾经有过发热症状,故抵京当日即进行隔离检查,并由区疾控中心和辖区保健科对其住所和楼内公共区域进行了全面专业的消杀。经了解,H女士病情平稳,属于轻症。


北京市疾控中心于2月26日下午5时通报黄女士离汉抵京一事:

黄女士,2月18日开始间断性发热5天,伴咽部不适,当时居住地为武汉。黄女士2月22日凌晨2:00由其北京家属自驾车到京,经体温筛查后入住其家属所在的东城区新怡家园小区7号楼。家属向社区报告情况并服从统一安排,黄女士于2月22日20:10作为武汉进京人员被送至集中隔离点隔离观察。2月23日19:00因发热由急救车转运至东城区普仁医院发热门诊进行排查,2月24日被确认为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并转运至市级定点医院隔离治疗。经综合研判,该女士进京后的密切接触者为其3名家属,无其他密切接触者。根据我国《传染病信息报告管理规范》第四部分第二条规定,病例归属以发病时的住址为准。该病例发病时住址不在北京,故不属于我市发病病例。

据媒体报道,黄女士系武汉一监狱刑满释放人员。有网友称,黄女士此前在武汉女子监狱服刑。湖北省监狱管理局组宣处一名工作人员回应媒体称目前湖北省监狱局正在对情况进行调查,“在处理后会于今天向社会客观公布。”当记者追问,黄女士是否系武汉女子监狱刑满释放人员时,该工作人员称,进一步具体信息都将在稍后发布的公告中说明。

红星新闻记者曾实地走访武汉市的高速公路收费站,探访关卡防疫情况

当红星新闻记者驾车靠近检查站点,立刻有现场执勤工作人员上前询问。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出城必须要有相关的通行证,才可放行,并且每天出城车辆都会逐一登记。对记者问到关于能否让车带人到高速路口,家人自己开车来接的问题,工作人员称没有这种可能性。

2月24日14时许,红星新闻来到武汉市洪山区武鄂高速公路龚家岭收费站。

红星新闻记者看到,一名中年女子驾驶一辆私家车来到收费站的关卡,她向值守交警出示了一张小区开具的通行证明,交警看过后,没有放行。

这名交警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按照疫情防控指挥部此前规定,除特许车辆和人员外,其他出城人员需按照属地管理原则,由所在地的区级防疫指挥部批准,开具相关证明,并向市一级防疫指挥部报备才可放行。

2月26日中午,红星新闻从武汉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获悉,出入手续较为繁杂,特殊人员和手续齐全才能离开武汉。

这位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所有申请离汉人员均需向所在地的区疫情防控指挥部提出申请并经其批准后,报市疫情防控指挥部备案,随后才能携带相关证件至进出城通道的综合服务站点,进行相关检测并出城,“这套流程办下来,至少也得2天时间。”

2月26日23时,红星新闻记者来到离汉赴京主要通道,位于武汉市黄陂区的黄花涝收费站。

对于黄姓女士出城的问题,他们表示并不知情,相关情况可与政治处联系。


推荐阅读:钟南山谈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疫情首先出现在中国,不一定是发源在中国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